所在位置 :网站首页 > 论道江阳 > 观点参考 > 正文

刘明国:农产品加工业发展迅速

发布时间:2015-07-21 16:33:00来源:人民日报

  进入新世纪以来,我国农产品加工业快速发展。2014年全国大口径规模以上农产品加工业主营业务收入超过23万亿元,农产品加工业成为重要支柱产业和民生产业。当前,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农产品加工业呈现一些新特点。应把握这些趋势性变化,顺势而为、趋利避害,进一步加强行业管理和政策扶持,不断提高农产品加工业发展水平和质量。

  营业收入增速换挡,行业发展潜力巨大。2000年至2013年,全国规模以上农产品加工企业主营业务收入保持两位数增长。近两年增速有所回落,2013年和2014年分别为13.8%和8.2%,这符合行业发展规律和宏观形势变化。我国已进入工业化中期阶段,城镇化率达54.77%,对农产品加工品需求旺盛,但加工业产值与农业产值比、农产品加工转化率特别是精深加工转化率与发达国家相比均有较大差距,表明我国农产品加工业还有很大发展潜力。

  投资总量逆势增长,骨干企业加速崛起。近年来,我国农产品加工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高于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和规模工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一些骨干农产品加工企业崛起。目前,全国年销售收入过百亿元的农产品加工企业已超过50家。顺应这一形势,政府在扶持中小加工企业的同时,应不失时机地扶大扶优扶强,培育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民族加工企业。

  空间布局加快集聚,中西部后发优势显现。我国农产品加工业集中于大城市郊区,近年来呈现三个新趋势:一是向农产品主产区集聚。2014年,山东、江苏、河南、广东、湖北5省的农产品加工业主营业务收入占全国的46.9%。二是向特色产品加工区集聚。比如,河南速冻食品占全国的60%左右。三是向加工业园区集聚。一批农产品加工园区建成,对企业实行集中规范管理,既保障用地、用水、用电等公共服务,又节约基础设施建设投入等成本,还有利于保护环境,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企业进入。产业集聚有利于生产加工主体与物流、监测、研发等服务机构形成紧密合作关系,促进专业分工和资源优化配置。四是中西部地区后发优势显现。近10年来,中部和西部地区交通条件大幅改善,凭借原材料资源优势,农产品加工业快速发展,主营业务收入占全国的比重分别上升了13.7和4.5个百分点。

  经营理念加快转变,融合发展程度加深。越来越多的农产品加工企业重视创新能力建设,走上精深型、绿色型、规模型发展路径,采取优质农产品基地建设、科研开发、生产加工、营销服务一体化经营模式,农产品加工业与相关行业融合发展程度加深。这突出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与原料生产融合。规模以上农产品加工企业大都建立了农产品加工原料生产基地,从源头上掌控农产品安全。二是与科研机构融合。大部分规模以上农产品加工企业与科研院所建立了紧密合作关系,研发投入逐年增加。三是与电子商务融合。农产品网络销售模式引发电商竞相抢占市场,新型营销方式不断涌现。传统供应链与互联网融合,降低了中间成本,扩大了市场半径,提高了经营效益。

  新兴行业与传统行业共同发展,新的增长点出现。随着饮食消费转变,农产品加工行业出现新的增长点。一是主食加工业(方便食品制造业)发展速度明显高于加工业平均水平。二是焙烤、糖果等营养休闲食品加工业发展迅猛。三是食用菌等健康功能食品加工业成为新的消费热点。四是农产品加工子行业收入增长快。2014年,蛋品加工、营养与保健食品制造、速冻食品制造、米面制品制造4个行业主营业务收入增速超过15%。新兴行业和传统行业中的新增长点为加工业发展注入强大动力,是今后挖掘潜力的重要领域。

  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地位提升,稳增长惠民生作用凸显。农产品加工业一头连着农业和农民,一头连着工业和市民,产业关联度高、行业覆盖面广、增值潜力大,是国民经济的基础性、支柱性和战略性产业。近10多年,我国农产品加工业总产值在工业中的份额基本稳定在16%左右,其税收对财政收入的贡献基本稳定在10%左右,为国家经济发展和满足人们生活需要作出了重要贡献。我国农产品加工与农业产值之比已由2010年的1.7∶1提高到2014年的2.1∶1,有力带动了农业发展、促进了现代农业建设。加工业每年消耗的原料粮是国家粮食政策性收储量的2倍以上,缓解了农产品销售压力。作为劳动密集型产业,农产品加工业对就业和农民增收贡献突出。2012年以来,除了大量季节性用工,全国规模农产品加工业年从业人数保持在2500万以上,近10年年均增加就业4.4%。

  外资进入步伐加快,民族加工企业受到冲击。旺盛的国内市场需求是我国农产品加工业持续快速发展的根本原因,也是外资进入步伐加快的诱因。目前,在我国粮油、畜产品、食品饮料等多个领域,外资不同程度掌控了国内市场话语权。外资进入在推动相关行业发展的同时,也对民族农产品加工企业造成不小冲击。农产品加工涉及国计民生,应当按照国际规则制定和完善外资进入的鼓励和限制目录,加强动态跟踪监测,鼓励民族企业做大做强,防止外资垄断,保障农产品加工产业安全与食品安全。

  (作者为农业部农产品加工局副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