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富君:亲历沙湾巨变泸州未来“浦东”

发布时间:2018-12-11 17:20:00

  “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推行,农民吃饱了;城市发展规划的实施,农民富裕了。”这是刘富君对茜草街道农村改革开放40年来巨大变化的总结。
 
  刘富君23岁开始在茜草工作,直到退休,他亲自参加了一次又一次的土地变革,见证了农村群众生活的一次又一次跨越。
 
  从饿肚到吃饱
 
  40年前的沙湾公社是如今茜草街道和张坝街道的前身,那时23岁的刘富君是沙湾公社的团委书记。
 
  “1978年秋天,那天,就像今天这个时候,太阳快升到山顶了。”刘富君望着窗外的天空,讲起40年前那个改写历史的时刻。他早就听说了小岗村的故事,因为自己也是农村长大,沙湾农村还有父母和兄长,所以他特别关注,但没想到政策落实来得这么快。
 
  沙湾公社虽和泸州城一江之隔,但农村和城市有天壤之别。已经实行了20多年的人民公社制度把农民牢牢地拴在土地上,“大锅饭”的弊端毕现无遗,农业效率低下到了让农民饿肚子的地步。
 
  所以,分田到户的消息着实让人兴奋、让人跃跃欲试。刘富君每天奔走在村上,了解分田情况。
 
  “以前,农民早晨9点太阳晒屁股了还没出工,11点就回家吃中饭了。包产到户后,早晨天一亮就下地干活去了。”刘富君回忆道。包产到户后,公社派农技员大力推广杂交水稻,水稻亩产由原来的500斤一跃到了亩产1000斤,翻了一番。
 
  包产到户两年,改变了沙湾公社原来“吃饭靠返销,生产靠贷款,生活靠救济”的落后面貌,农民从饿肚子,到有饭吃,再到吃饱饭,生活有了起色。
 
  从粮稳到心定
 
  几年下来,除了上交的100斤公粮,农民家里有了余粮。从箩筐屯粮、围席屯粮,变成了粮仓屯粮,刘富君父母也攒下了不少的粮食。
 
  杂交水稻只种一季,丰产,人闲。
 
  “肚子吃饱了,但手里还想有余钱。”这是当时农村群众的一致想法。学石匠、水泥工、机械维修……年轻人都赶着学门实在的手艺,找点零花钱。
 
  1982年长江大桥通车,打破了只有通机码头进城的唯一通道,也打破了城乡格局,拉近了泸州城和沙湾公社的距离。公共汽车上有了进城卖菜的农民,渡江船上有了进城务工的农民,农民基本生活有了极大改善。
 
  1983年,刘富君父母家买了村里第一台GVC黑白电视机,《霍元甲》的播放引来了邻村上百的观众。央视第一届春节联欢晚会的播出,让全村人过了个最热闹、最有看头的除夕夜。
 
  1992年泸合路由原来弯窄的石子路升级改造成了宽敞的水泥路。路通了,运送什么都方便。农民开始大规模种植蔬菜和养殖家禽家畜,人均收入大幅增加。
 
  “农民手里有余钱了,修房造屋成了当时最时髦的事。”1999年,沙湾公社已经成了沙湾乡,刘富君当上了副乡长。沙湾砖厂是乡镇企业之一,看着砖厂红砖供不应求、预定销售的局面,刘富君心里乐开了花。
 
  从农村到城市
 
  随着沙茜片区一级土地整理项目的实施,沙湾乡的土地进入了又一轮变革。沙茜片区作为泸州城市中心区的组成部分,与泸州旧城中心半岛隔长江相望,通过在建的国窖长江大桥与旧城中心半岛相连,规划用地面积约12平方公里。
 
  “农村人要变城市人,吃商品粮!”按人口分户型,按面积算补偿。沙湾乡的部分农村怀着忐忑而又兴奋的心情迈出了新的一步,农民变成了居民。
 
  2005年沙湾乡改设为茜草街道,刘富君也调整了工作目标,组织技能培训、策划企业招工、培育良好习惯……天不亮忙到天黑尽才能回家。“看着大家日子越过越好,忙点值得。”
 
  “从我小时候一天三顿稀饭,到现在给发养老金,变化简直就是改天换地了。”原沙坪村67岁的姜银生已搬进了拆迁安置房,质朴的笑容里包含了沧桑与满足。
 
  随着国窖大桥建成通车,再一次缩短了长江两岸的距离。随着“十个全域”“城乡一体化”“双两百城市建设”的实施,茜草街道已经融入了泸州城市规划,成为沙茜新区的核心区,一片充满希望的“金土地”,泸州的“浦东新区”。
 
  酒谷大道、金沙路、银沙路笔直宽敞;菜市场规范升级,海鲜市场丰富群众菜篮子;汇通超市、泸州市人民医院、长江中小学校等配套一应俱全,茜草人过上了真正的城里人生活。
 
  如今,刘富君已经退休,但他还是喜欢在建设工地上走走看看,他希望能看到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们能过上更舒心更美好的生活。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李貌